南方观察 向石景宜艺术馆致敬_佛山新闻_南方网

  • 文|特约评论员 龙建刚

    今天是石景宜艺术馆20岁生日,来自四面八方的文化艺术名家将和佛山各界人士欢聚一堂,分享时间凝结的光荣和骄傲。这是一座城市的纪念,也是向一座城市的致敬。

    石景宜艺术馆的全称是“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”,由佛山市政府投资3000多万元兴建,落成于20年前的今天。与佛山深厚的文化底蕴、漫长的城市历史相比,仅仅走过20年历程的石景宜艺术馆固然只是历史长河的一朵浪花,却是佛山历史上第一座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艺术馆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石景宜艺术馆开创了历史。

    石景宜是一个名字,也是一种精神。这位1916年生于南海西樵的佛山游子,最初在香港旺角摆地摊卖书,最后成为香港主要的出版商之一。他所走过的道路、所释放的精神,无疑是千千万万佛山海外游子的缩影和象征。

    石景宜开办的第一家书店叫“忠诚书店”,他的一生也书写着对民族、对国家的热爱。在回馈家乡上,石景宜说:“送屋会烂掉,送糖会化掉。送书最好,可以传之世世代代。”

    石景宜艺术馆坐落在季华园里,那是佛山中心城区当时最旺的地段、最好的环境。20年前,佛山市政府能够把城市客厅拿来修建艺术馆,以最高礼遇对待石景宜的礼物,这样的决策至今仍然让我们感动:这是一座制造业城市的情怀和优雅。

    今天的佛山已经高楼林立,比季华园更漂亮的地方比比皆是。总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的石景宜艺术馆也许不那么引人注目,但无数高楼大厦的体量却无法取代石景宜艺术馆的分量。石景宜艺术馆所收藏的海内外名家作品、艺术图书、贝叶经卷,足以构成一座制造业城市的精神高地。有这张文化名片,佛山变得更加体面。

    因为石景宜艺术馆,众多名家大师来到佛山。国学泰斗饶宗颐在石景宜艺术馆举办了两次书画展览;另一位国学泰斗季羡林冲着石景宜艺术馆来到佛山,写下了《佛山心影》这篇散文。打开季羡林文集,人们就能读到先生灼热的表白:“佛山情结将伴我终生。”

    这是大师对佛山的嘉许,也是大师为佛山做的广告。没有石景宜艺术馆这个媒介,谁能想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?

    20年前,石景宜艺术馆是一枝独秀、尽享殊荣;20年后的今天,佛山大大小小的美术馆、艺术馆接近50家,但无论藏品的丰富性、策展的专业性,还是资源整合力、社会影响力,都没有一家可以和石景宜艺术馆媲美。在过去的20年岁月里,石景宜艺术馆先后举办艺术展览、研讨、讲座等活动900多场,接待超过130万人。这样的历练塑造了石景宜艺术馆独特的办馆理念和品牌价值,构成了“文化佛山”的支点和亮点。

    英国著名画家雷诺兹曾经说过一句名言:屋中有画,等于悬挂了一个思想。石景宜艺术馆收藏有饶宗颐、关山月、黎雄才、赖少其、张仃、启功、沈鹏、张海、杨之光等一大批著名书画大家的珍品,放眼佛山,这是离艺术大师最近的地方。

    品味决定地位。石景宜艺术馆既是中外艺术精品的殿堂,也是催生佛山城市艺术精神的祠堂。一座城市,时刻都需要有这样的阳光雨露,需要这样的营养和教养。人们早就达成一个共识:一座城市一定要有一座美术馆。

    美术馆和城市的关系,类似人的躯体和灵魂。纽约的大都会、伦敦的泰特、巴黎的卢浮宫,几乎所有的国际大都市都拥有知名的美术馆。

    文化厚度是一座城市最持久、最动人的魅力。文化设施的存在意义绝不仅限于为城市增加几座建筑物,或者是为市民提供几处休闲的场所。它们是城市的面孔,更是城市的底蕴。在当下这样一个以软实力为竞争主轴的时期,是否拥有足够数量、足够品质的文化设施,对一座城市的未来命运具有决定性的影响。

    基于这样的背景和趋势,佛山吹响了建设“博物馆之城”的号角,时间表和路线图也已经明确:5年后佛山的博物馆数量达100家,美术馆、艺术馆总数提高到100家;实现每10万人拥有1家博物馆,每10万人拥有1家艺术馆或美术馆。佛山市委书记鲁毅清晰地表达了佛山的立意:我们要通过一座博物馆讲述一段历史、一个展厅讲述一个故事、一件展品讲述一个情节,让每一位生活在佛山、每一个前来佛山的人都能够感受到佛山的历史厚重感,体会到佛山的精神内涵与人文气息。

    博物馆之城既要满足人民的文化需求,更要激活人民创造的欲望和梦想。它不是让城市变得斯文,而是充满创造。惟其如此,佛山才能拥有生生不息的城市力量。

    纪念石景宜艺术馆走过20年,是在呼唤佛山的未来。向石景宜艺术馆致敬,就是向我们的城市未来发出邀请。当一个“博物馆之城”拔地而起,“文化佛山”必将变得更加强大。

    (作者系资深媒体人、著名时事评论员)